<acronym id='xq5aa'><em id='xq5aa'></em><td id='xq5aa'><div id='xq5aa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xq5aa'><big id='xq5aa'><big id='xq5aa'></big><legend id='xq5aa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<code id='xq5aa'><strong id='xq5aa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<i id='xq5aa'><div id='xq5aa'><ins id='xq5aa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1. <tr id='xq5aa'><strong id='xq5aa'></strong><small id='xq5aa'></small><button id='xq5aa'></button><li id='xq5aa'><noscript id='xq5aa'><big id='xq5aa'></big><dt id='xq5aa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xq5aa'><table id='xq5aa'><blockquote id='xq5aa'><tbody id='xq5aa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xq5aa'></u><kbd id='xq5aa'><kbd id='xq5aa'></kbd></kbd>

        <ins id='xq5aa'></ins>
        <i id='xq5aa'></i>

      2. <span id='xq5aa'></span>

          <dl id='xq5aa'></dl>
          <fieldset id='xq5aa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守望國土 建設傢園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22

            ——西藏玉麥鄉幹部群眾牢記總書記囑托

            2017年10月28日  ,位於祖國西南邊陲全國人口最少的鄉——玉麥鄉沸騰瞭 !習近平總書記為鄉裡的卓嘎、央宗姐妹倆回信  ,信中說 ,希望你們繼續傳承愛國守邊的精神 ,帶動更多牧民群眾像格桑花一樣紮根在雪域邊陲 ,做神聖國土的守護者、幸福傢園的建設者  。

            “這是我們永生難忘的一天  !”說起總書記一年前的回信 ,卓嘎、央宗姐妹倆至今激動不已  ,總書記的囑托是玉麥鄉幹部群眾守護和建設傢園的磅礴動力  ,這片土地上正在發生著歷史性的變化  ,玉麥的明天將會更加美好 。

            守望國土後繼有人

            從西藏首府拉薩出發 ,往東南方向行走 ,約400公裡到山南地區隆子縣  。從縣城再走197公裡 ,經鬥玉鄉 ,順蜿蜒而上的土路  ,翻過海拔4627米的日拉山山口  ,在繚繞的雲霧中  ,看到幾棟藍頂藏式小屋和靜靜流淌的玉麥河 ,這才來到玉麥鄉  。

            1990年之前 ,偌大的一個玉麥鄉  ,隻有卓嘎、央宗和她們的父親桑傑曲巴在此居住  ,是名副其實的三人鄉  。父親是鄉長  ,他們的傢是鄉政府  。

            這裡每年260多天下雨雪  ,雨水太過充沛  ,長不出一粒青稞  。每年11月起大雪封山 ,直到來年6月  ,都出不去進不來  。因為生活不便等原因  ,不少人傢搬走瞭  。年少時  ,卓嘎、央宗姐妹和弟弟多次央求阿爸:“我們也到山外去吧  !”但父親總是會嚴厲地說:“這裡是祖國的土地  ,我們走瞭  ,就沒有人守護瞭 !”

            就這樣 ,父親的責任與擔當、執著與堅守  ,潛移默化地影響瞭卓嘎、央宗姐妹 ,她倆從小跟著父親一起放牧、巡山  ,每次出去都是一袋熟土豆  ,一把開山刀 ,一走就是兩三天  。守傢護邊看似簡單  ,可是隻有一戶人的傢鄉是淒美的 ,生活是艱苦的  。多年來  ,桑傑曲巴一傢始終牢牢紮在祖國的這片國土上 。父女兩代人一個世紀的堅守  ,兌現著對傢的熱愛和對祖國的忠誠 。

            桑傑曲巴2001年去世  ,卓嘎今年也已經58歲瞭  ,姐妹倆已難當巡山的重任  。令她們欣慰的是 ,央宗的兒子索朗頓珠在親人的言傳身教下  ,漸漸明白瞭父輩堅守的意義 。作為玉麥鄉歷史上第一位大學生  ,2017年索朗頓珠大學畢業後  ,毅然選擇回到玉麥成為一名公務員  。索朗頓珠說:“父輩們是不拿槍的戰士  ,我願意像他們一樣  ,將守傢護邊的理念傳遞下去  。”

            孤島不再孤獨

            玉麥鄉景色宜人 ,滿山青翠  ,讓人心曠神怡  ,林下資源十分豐富  。不過對於當瞭29年鄉長的桑傑曲巴來說  ,這一切也隻是“孤芳自賞” 。

            采購生活物資  ,要牽著馬匹翻越海拔5000多米的日拉山到隆子縣城  ,就算是年輕力壯的小夥兒  ,徒步都需要七八個小時  。數十年與世隔絕的日子  ,使通上公路成為桑傑曲巴心中最大的夢想 。

            隨著國傢加大對邊境地區的建設和投資扶持力度  ,20世紀90年代初  ,國傢撥專款修建通往玉麥的公路  。2001年9月 ,玉麥通往山外的公路終於修通瞭  。當第一輛車開進玉麥時  ,桑傑曲巴激動地為這臺“鐵犛牛”獻上瞭哈達  ,當年  ,他沿著這條公路去瞭一趟拉薩 。

            這一年  ,77歲的老鄉長離開瞭他深愛的土地  。臨走前  ,老人對女兒說:“玉麥的發展才剛剛開始  ,祖國一草一木要看護好 。”

            公路通瞭  ,玉麥的變化加快瞭  ,全鄉由原來的一戶人傢發展到9戶32人  ,擁有7臺車輛  ,4戶人傢開起瞭餐館和傢庭旅館  ,鄉民手編的竹器、藤鐲在山外的市場成為搶手貨  。

            隨著國傢實施固邊富民戰略  ,2011年玉麥鄉原來的砂石路進行改擴建 ,交通更加便利 ,村民的收入逐年增加 。到2011年年底  ,玉麥人均收入過萬元  ,成功實現脫貧  。

            玉麥鄉歷史上從來沒出過大學生  。卓嘎、央宗姐妹也沒有接受過教育  。如今  ,玉麥的新一代中已經有12名在校生  ,另有4人在外地上大學  。

            近幾年 ,卓嘎、央宗姐妹倆的收入大幅增長  。她們既可以享受到邊民補貼、生態公益林補償金、草場補貼  ,又有在村裡工作的工資  ,鄉裡還給她們的傢人提供工作崗位  。

            “去年底 ,玉麥鄉人均年收入達到5.58萬餘元  ,遠超全區平均水平  ,其中政策性收入占30%以上 。”玉麥鄉黨支部書記達娃說 ,“隨著商品流通量加大  ,群眾經營性收入、牧業收入、運輸收入、手工藝收入還會進一步增加 ,群眾的日子隻會越來越好  。”

            “傢是玉麥 ,國是中國 。”央宗說  ,“我們說的話總書記都能聽到 ,玉麥不再是孤島  ,我們守邊的信心和決心更加堅定瞭  。”

            三人鄉加速蛻變

            今年10月  ,又有47戶人傢搬遷至玉麥鄉  ,加入護傢守邊隊伍中  ,全鄉戶數達到56戶  。一幢幢嶄新的民居矗立在邊陲  ,曾經長不出青稞小麥的土地上蓋起瞭一座座蔬菜大棚 ,溫暖的陽光房驅走瞭寒冷與潮濕  。

            根據規劃  ,玉麥鄉正在建設有一定規模的生態文明小康示范鄉  。“總投資近8000萬元  ,路水電房都要改造  ,真正達到小康標準  。”達娃說  ,人口多  ,生產生活半徑就會增大 ,這片國土就會守得越來越好  。

            如今  ,玉麥鄉所有人傢都實現瞭互聯網全覆蓋  ,鄉裡的4個傢庭旅館和4個小賣部都能使用電子支付 。接下來  ,鄉裡將並入國傢大電網  ,告別依靠小水電站用電的歷史  。進入玉麥鄉的三級公路竣工後 ,玉麥每年的封山期將縮短為3到4個月  。

            目前  ,全鄉農牧民群眾均按政策標準享受新型農村養老保險、農牧區合作醫療等惠民政策  。全鄉農牧民收入中  ,包括各種政策性收入:普惠性邊民補助、森林生態效益補償、草原生態保護補助獎勵  ,以及護邊聯防隊員、邊防輔警、村醫、獸醫等補助或待遇 。再加上畜牧業、旅遊餐飲住宿、交通運輸等產業  ,玉麥鄉人均收入逐年提高  。

            總書記牽掛著鄉親們的生活  。“我相信 ,在大傢的共同努力下 ,玉麥這個曾經的三人鄉  ,一定能建成幸福、美麗的小康鄉  ,鄉親們的日子也一定會越過越紅火 !”達娃說  。

            (本報拉薩10月18日電 本報記者 尕瑪多吉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