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i id='ma8no'><div id='ma8no'><ins id='ma8no'></ins></div></i>
  1. <ins id='ma8no'></ins>
    <i id='ma8no'></i>
  2. <tr id='ma8no'><strong id='ma8no'></strong><small id='ma8no'></small><button id='ma8no'></button><li id='ma8no'><noscript id='ma8no'><big id='ma8no'></big><dt id='ma8no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ma8no'><table id='ma8no'><blockquote id='ma8no'><tbody id='ma8no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ma8no'></u><kbd id='ma8no'><kbd id='ma8no'></kbd></kbd>
    <fieldset id='ma8no'></fieldset>

      <acronym id='ma8no'><em id='ma8no'></em><td id='ma8no'><div id='ma8no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ma8no'><big id='ma8no'><big id='ma8no'></big><legend id='ma8no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<dl id='ma8no'></dl>

        <code id='ma8no'><strong id='ma8no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<span id='ma8no'></span>

        1. 紮根雪域邊陲的格桑花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23

            本報記者 鄧建勝

            “短短不到一年  ,玉麥能發生這麼大的變化  ,真是做夢都想不到  。”在西藏隆子縣玉麥鄉  ,正忙著收拾新居的卓嘎興奮地對記者說  。

            一年前隻有9戶人傢的玉麥鄉  ,如今是個繁忙的工地  。卓嘎、央宗姐妹的石頭房不見瞭 ,取而代之的是統一規劃建設的裝配式三層小樓 。“新房子跟以前相比  ,強太多瞭  。以後開個甜茶館  ,再賣點雞血藤手鐲、竹編制品等  ,生活足夠瞭  。”妹妹央宗快言快語  ,更讓她高興的是  ,去年大學畢業的兒子索郎頓珠 ,今年1月成瞭玉麥鄉的一名公務員  。

            “傢是玉麥  ,國是中國  。請習近平總書記放心  ,我們一定會看好守好祖國疆域上的一草一木  ,帶動更多農牧民群眾像格桑花一樣紮根在雪域邊陲 ,做神聖國土的守護者、幸福傢園的建設者  !”一年前  ,從不主動說話的卓嘎  ,如今愛說愛笑  ,活潑開朗瞭許多  。

            “守護好祖先留下來的這片牧場  ,就是守衛瞭國傢”

            “玉麥天翻地覆的變化  ,源於黨的治邊穩藏好政策  ,特別是去年10月28日習近平總書記給我們回信後  。”今年57歲的卓嘎  ,曾在1987年至2011年間擔任玉麥鄉鄉長  。此前 ,自1960年在這塊3000多平方公裡的土地上設立瞭玉麥鄉  ,鄉長一直是她的父親桑傑曲巴 。

            地處喜馬拉雅山脈南麓的玉麥鄉 ,離隆子縣城不過200公裡 ,但卻隔著日拉山等3座海拔超5000米的大山  ,幾成邊陲孤島  ,被稱為“三人鄉”——大部分時間裡 ,隻有桑傑曲巴和女兒卓嘎、央宗生活在這裡 ,一棟房子  ,既是鄉政府  ,也是他們的傢  。通過放牧  ,父女三人守護著祖國的疆土  。“這裡有蒼莽林海和無邊的草場  ,是個美麗富饒的地方  。聽我父親講 ,鄉裡原有20多戶近300人  ,1959年 ,很多玉麥居民遷往內地  ,因此到1990年 ,就隻有我們一傢三口住這裡  。”央宗說 。

            傢是玉麥  ,國是中國——這是身為共產黨員的桑傑曲巴給孩子最刻骨銘心的教育  。他一針一線地縫制瞭三面五星紅旗  ,插到村口  。他告訴孩子:“這是我們中國的國旗 ,比我們的生命還重要  。”從那時起  ,卓嘎和央宗記住瞭  ,“守護好祖先留下來的這片牧場 ,就是守衛瞭國傢  。”

            “讓五星紅旗永遠在我們祖祖輩輩放牧的土地上飄揚”

            “生活艱苦 ,日子孤寂  ,但有祖國 ,傢就有希望  。”央宗回憶說 。

            1987年 ,年老體弱的桑傑曲巴從鄉長的位置上退瞭下來  ,卓嘎當瞭鄉長  ,央宗當副鄉長  。1996年  ,兩戶人傢從紮日鄉回遷到玉麥  ,隆子縣也是第一次向這裡派瞭兩名幹部  ,玉麥由此徹底告別瞭“三人鄉”  。這一年 ,卓嘎、央宗姐妹入瞭黨  ,玉麥因此有瞭鄉黨支部  。

            1997年  ,有媒體報道瞭玉麥“三人鄉”的情況  ,桑傑曲巴一傢人放牧守邊的事跡傳遍瞭祖國大江南北  。來自祖國內地的信件也第一次翻越崇山峻嶺  ,來到卓嘎、央宗的面前  。央宗笑著說 ,那一年姐姐竟然收到瞭很多求愛信  。

            “當時阿爸說  ,我們姐妹要是嫁出玉麥  ,那麼誰來放牧守邊 ?於是我們都嫁在玉麥 ,向阿爸發誓  ,一生守在玉麥  ,讓五星紅旗永遠在我們祖祖輩輩放牧的土地上飄揚  。”回憶起那段往事 ,55歲的央宗仍有些激動  ,“傢是玉麥  ,國是中國  ,這一點 ,無論面對多大的挫折或者誘惑  ,我們姐妹倆從來沒有動搖過 。”

            也因此 ,卓嘎35歲、央宗27歲才結婚成傢  ,這在當時的邊境牧區  ,幾乎是不可思議的晚婚瞭  。

            山上的杜鵑花謝瞭又開  ,山下的竹子長瞭一茬又一茬 。隨著國傢日漸強大  ,玉麥的喜事也多起來瞭  。

            2001年9月 ,老阿爸最大的心願實現瞭——通往山外的公路修通瞭  。當第一輛汽車開進玉麥的時候  ,老阿爸給這個“鐵犛牛”獻瞭哈達  。這一年 ,桑傑曲巴坐著“鐵犛牛”去瞭夢寐以求的拉薩  ,卓嘎則去瞭湖南韶山瞻仰毛主席故居  。

            2001年底  ,玉麥鄉已經有瞭5戶人傢25人 ,有瞭邊防派出所 ,有瞭小學和衛生院  。這年冬天  ,77歲的桑傑曲巴老人過世瞭  。

            卓嘎、央宗姐妹清楚地記得 ,父親臨終時把鄉親們叫到屋裡 ,叮囑道:“你們不能因為玉麥窮就離開這裡  。這是祖輩生活的地方 ,是我們中國的土地  ,一草一木都要守護好 !”

            “通過旅遊等產業 ,讓建檔立卡的貧困戶明年穩定脫貧”

            “黨的十八大以來  ,玉麥鄉9戶32人  ,傢傢戶戶的生活真的比蜜甜 ,各種惠民穩邊政策向玉麥鄉傾斜  ,人均收入超過瞭5萬元  。我們要趕在十九大之前給習近平總書記寫封信  ,報告我們邊疆人民的幸福生活  ,一定守好國土報黨恩  。”卓嘎說  。

            去年10月28日  ,習近平總書記給卓嘎、央宗姐妹回信瞭 ,肯定她們父女兩代接力為國守邊的行為 ,並希望她們“繼續傳承愛國守邊的精神  ,帶動更多牧民群眾像格桑花一樣紮根在雪域邊陲  ,做神聖國土的守護者、幸福傢園的建設者”  。

            總書記的回信  ,極大地鼓舞瞭卓嘎、央宗姐妹放牧守邊的決心  ,也帶給她們榮譽和責任  。今年初  ,卓嘎當選為全國人大代表 ,央宗被推選為西藏自治區政協委員  。

            如今的卓嘎、央宗姐妹 ,在玉麥鄉還是守著牧民的本分  。現在57歲的卓嘎有3個女兒  ,55歲的央宗有一雙兒女 ,他們放牧著140多頭犛牛  ,繼承父親桑傑曲巴放牧守邊的遺願  ,守護著玉麥的每一寸土地  。

            玉麥作為西藏加快推進邊境小康村建設的樣本  ,短短一年時間裡  ,這裡修通瞭標準更高的公路;按人均55平方米的標準 ,當地黨委和政府給每戶牧民修建瞭統一規劃建設的裝配式樓房;遊客紛至沓來  ,餐館的生意紅火  ,竹編、雞血藤手鐲等當地手工藝品供不應求……

            “我們深知 ,玉麥舊貌換新顏  ,都是習近平總書記、黨中央關懷的結果 。我們一定牢記囑托  ,帶動更多牧民群眾像格桑花一樣紮根雪域邊陲  。”卓嘎說  ,玉麥鄉已接納瞭來自隆子縣其他鄉鎮的數十位貧困群眾落戶  ,“我們將全力幫助貧困戶 ,通過旅遊等產業 ,讓建檔立卡的貧困戶明年穩定脫貧 。”